轮机学院校友——做一名被遗忘的船员

       海院一五级李智校友请我为学院航海、轮机专业的学弟们写几句话,要我写些励志方面的经历,以此来激发同学们学习的劲头,坚定学弟们将来上船工作的信念。我接到这一使命倍感诚恐与压力。我自九六年毕业,至今在海上默默耕耘了将近二十年,并没有什么惊人的壮举,亦谈不上有什么值得写上一二段落的成就;更担心不知轻重、言语失当误导了同学们,思前想后,自感实是不堪此重托,延宕至今没能下笔。

       上周,福州华洋的几位朋友来访,闲谈中,盈科律所的合伙人律师、大连海大八三届的李凌船长的一句话对我很有触动,他说:各行各业越是名气大的越是死的快。这话有点绝对,但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各个行业,越是勇立潮头的行业标杆,愈是早早的就倒下了,就连以精益管理著称的日本企业,尤其是成龙代言的品牌下坠的更快,反而是哪些默默无闻的企业能长久的生存下去。在航运界也有这样一句话:一个优秀的船长、老轨总是被公司遗忘的。能做到让公司把你忘记可以说是每一个船长老轨的奋斗目标。工作这些年来我也一直在努力希望公司能把我忘记,但是很遗憾公司一直都记得我。

       我九六年毕业后分配到青岛远洋运输公司工作。读了十几年的书,终于可以脱离书山题海了,刚参加工作那种兴奋的心情真是溢于言表的。我当时还写了篇文章《许身远洋即为家》刊在了《中国远洋报》上,书写自己内心对海洋的向往和对未来船上工作的憧憬,表达自己要在船上努力工作、建功立业的决心。公司的领导对此很重视,政治部的领导特地打电话对我进行了表扬和鼓励,还寄来了一大摞的《中国远洋报》给我,并且表示将尽快安排我上船实习。

       然而,船员的职业与陆地毕竟有些不同,不是你一到公司报道马上就能上船的,还要岗前培训,还有很多证书要办理,还要有合适的船期······盼望着盼望着一天天过去了,一直到了九七年的春节了还是没有安排我上船,我们一起进公司的同学都没有安排,刚毕业参加工作的那种兴奋已经变成了焦急的等待。那时候我经常给公司打电话,负责船员调配的同志总是和我说会尽快安排,可尽快到底是多快呢?我已经等的没有耐心了,我给公司的总经理写信表示我希望早点上船参加工作的这点小小愿望。没有几天我就收到了公司的电报,要我带齐行李到公司报道上船,我清楚的记得邮递员送来电报的那天是九七年的三月八日的上午。

       姐姐结婚的箱子送给了我装行李,我装了一大箱的衣物和书籍,提着这个带有喜庆的箱子去了青岛。临走的那天早晨,父亲还特地放了一串鞭炮为我壮行,我知道父亲内心里对我的期待,眼里一热,泪水就流出来了。到了公司,见到了负责调配的同志,他登记了我的一些信息,然后让我到调配科领导的办公室去。在科长的办公室里,我被劈头盖脸的训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因为总经理办公会上,领导批评了他们的办事拖沓。很不幸,还没有上船,我再一次在公司里被很多领导记住了。

       实习的船舶是一条载重两万多吨的老船,71年造的,没有值班室,在机旁操纵,现在这种船可能早就没有了。和我一起在机舱实习的还有毕业于大连海大和青岛船院的两个同事,那时候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搞清洁,每天擦洗熏的发黑的墙壁、管路和天花板。工作服几分钟就湿透了,工作一会就脱下来拧拧干穿上接着干。可能是年轻精力旺盛,我们都没有觉得工作的累和苦,每天下班还有精神打乒乓球、打牌。这样的实习也只持续了两个多月就结束了,船因为太老被公司卖了。

       九八年的时候恰好又赶上东南亚的金融危机,航运业陷入了低谷,加上中远集团对散货公司进行整合,青岛远洋的船从74条减到了26条,上船工作一下子又变的很困难了。九十年代的时候,同样的文凭含金量要高过今天。那个时候,已经参加工作的同志都在利用业余时间提高自己的学历,有参加成人高考的,有函授的,有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我一直就想要去考一个本科的文凭,这时候休假时间又长,我就报名参加了南师大的汉语言文学自学考试。如果说这些年我的经历有什么能够给学弟们一点激励,我想就是我参加的的自学考试吧。那时候,我也没有电脑,也没有手机,学习全靠死记硬背。每一门功课除了在书上圈圈点点,还要抄上一大本厚厚的总结,把难点、重点抄下来,因为我相信好记性不如烂笔头。那时虽然没有现在这么多种类的电子产品,但电视机家里还是有的,为了不让自己学习分心,在家休假的时候,我白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田埂上,小河边学习。考试是每年的四月和十月的最后一个周末进行,后来改成最后的两个周末,而且因为上船工作的缘故有时候还会错过报名的时间。就这样我利用在家休假的三年多时间考完了汉语言文学的二十几门功课并且完成了论文答辩,最多的一次通过了六门功课的考试,还登在了教育局门前的喜报上。

       在船上工作的这些年我一直都是无条件服从公司的调配,不管什么时间,也不管船况多么的差。有一次公司要我大年初一上船,而且是一条状况特别差的船,我一样按时到船交接班。我认为在别人眼里很难干、不愿干的事情你把他做好了,这才是最有价值的。如果能把这种知难而上的勇气和信心当成一种习惯,即便我们将来从事其他的行业也一样可以获益良多。

       做船员时间越长越能理解安全对于船舶的重要意义,工作上也会愈加的小心谨慎,每一个船长老轨都希望自己一直默默无闻的在船上工作,就像一个睡梦中的人,谁都不愿意被惊醒。航运业和其他行业有一点不同,其他行业都是做的好的员工在公司很有名气,而在航运公司里,真正优秀的船长、老轨公司里很多人都不认识你,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因为他们总是把工作做在前面,对船况,对航线,对设备,对人员、对货物能做到心中有数,从没有因为个人的原因给船东造成任何的损失。反而是哪些工作上经常出差错、给公司添麻烦的船员在整个公司都是声名远播。我就曾经因为工作疏忽在公司里又出了一次名。那次上的船是一条才下水两年的新船,这也是我工作十几年来第一次在船龄十五年以下的船上工作。一直做习惯了老旧船,到这么新的船上工作感觉真的是很轻松,维修保养的工作比老船少了很多。即便这样我还是不敢太大意,力争每项工作都做到最合理最完善。公司对这条船也是有管理预期的,要力争打造成公司的标兵。记得到美国之前为了能够顺利的通过PSC检查,我提前对机舱的设备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排查,最终列出了四十几条整改项目。其中有一项是1#舵机压力表玻璃有裂纹,但当时船上没有备用压力表可供更换,只能先向公司申请备件,暂时凑合用。在新奥尔良装货期间,海岸警卫队没有来检查。完货后船按时开航了,凌晨三点多的时候,突然舵机报警,舵机压力表破了,大量液压油泄漏出来,舵机就失控了,船正在密西西比河上航行,虽然船头木匠在备着锚,船长指挥也果断立刻把锚抛下了,但巨大的惯性,船还是搁浅了。我们赶紧安排相关人员测量各个水舱油舱,还好都没有进水。船长经常跑这个航线,对密西西比河的航道还是比较熟悉的,用了几次车后船就脱浅了,船行驶到河口后抛锚等待水下检查,确认船体没有因为搁浅损伤后船又继续向前行进。

       后来的事故分析才发现,原来破损的这块表是从造船的时候就装错的,舵机伺服油泵的压力表的量程是4MPA,油缸压力表量程是40MPA,两块表装颠倒了,两年多来一直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可见我们的工作是多么的粗心,这一个疏忽差点造成一场巨大的灾难。做一名船员,想被人遗忘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最近这几年,我先后在船厂做个船舶修理,在远洋公司做过机务,还考了一个船舶公估证书,现在又在华洋从事船员劳务工作。很早以前我就想过到这些和船舶相关的行业里锻炼自己,但是并没有什么好的机会,在我做了大管、老轨后我再进入这些行业门槛就没有那么高了。而且和船舶相关的行业里有很多船长、轮机长,一方面是他们有专业的背景,更重要的是他们在船上做到了船长、轮机长的职位,他们这种不断成长、进步的奋斗历程对公司的发展无疑是有积极的影响力的。经过二十年的教育改革,我们国家现在的高等教育普及率已经达到发达国家水平了,各行各业几乎都不缺具有专业知识背景的人才,我们缺的是那种既有技术专长,同时兼具百折不挠、顽强拼搏、奋勇争先意志品质的优秀人才,这也是国家向制造业强国转变所倡导的大国工匠精神,我想那些在大洋上默默耕耘的优秀船员们担得起工匠这个名。

       作为一名有着近二十年航海经历的老船员,我很庆幸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坚持走了下来,如今又从事船员的管理工作,让我有机会服务更多有志于航海事业的朋友。如果你要问我航海生涯给我带来了什么,在这个每时每刻都有造富神话诞生的社会,船员那点物质上的获得真的是很微不足道的,更多的还是个人精神上的获得。船员的职业特色要求你能独立做事,要敢于担当,面对各种复杂的局面,要有清醒的头脑,困难面前要有坚韧不拔意志力,这些也是其他行业的立业基石。

       海运在世界经济中的重要地位每个人都能切身感受到,一句老话说的很经典:没有海员这个世界上有一半人会挨饿,另一半人会受冻。把漂洋过海当成一种生活,把漂洋过海当成一份事业,你在大海上挥洒的每一滴汗水,大海回报你的必将是璀璨的珍珠,你在大海上的每一分付出,回馈你的也必将是满满的正能量!

                        

                                                                                连云港华洋海事有限公司轮机长 孙会(九六届校友)

tw@126.com16-11-02浏览(245

 
 
进入编辑状态